心懷寂寞卻胸懷廣漠的邱進雄,永遠溫柔地素描、揮灑、拼貼著人生的交響詩畫。往返於寂與漠之間,不斷穿越邊境的畫旅,昇華了愛、淡看了欲,畫境一如心境。


《蓮田破曉》,2001

破曉時分,所有的色彩都帶著朦朧又清亮的色澤,蓮花水色互相映照,形成萬千倒影且水彩躍動的晨光奏鳴曲。簡單的構圖中,色彩的運用更見清朗。


文/邱麗文 圖/邱進雄

在規律生活的反覆中,永遠存在著一個孤寂的角落,而,這個角落,只有繪畫可以填滿,只有繪畫可以將孤寂釋放,奔向自由的心靈大漠。翱翔於孤獨與自由交界的寂、漠邊境,畫境,就是無限飛馳往返的靈魂私語。是心境、夢境,也是實境。

「寂」,不為外境所動的寧靜

氣質佳、樂觀、自我要求,一直是進雄給人最深刻的感受。與他相處,總不時會聽到獅子座慣有的大笑聲,而感受不到他的孤獨。一路到底,從美術科班到美術教學,他從沒有懷疑或猶豫。繪畫,是他抒發情緒的方式,是他放縱情緒的樂園,因為樂此而不疲,便走上了這條人生路。

高中就讀復興商工,正式接受科班訓練。期間,每每上到繪畫實習課,栩栩如生的筆觸,總是令師生們大加讚賞,也讓進雄對自己的「寫實」功力,有了真正的肯定與自信。但,回到畫裡,他還是習慣描繪寂寞的主題,陰暗的角落,記憶的殘景,不經意的殘跡。在幸福中成長且未經滄桑,讓他擁有溫柔慈悲的心性,畫境,自然懷有悲憫人性的感懷。

考上輔仁大學應用美術系的暑假,進雄在成功嶺受訓,卻收到父親病危的消息。一向健康的父親驟逝,來不及再見一面的么兒,瞬間像失去了依賴的靠山,跌落了萬丈的寂寞深淵。此後,他筆下的畫境就更寂寞了。美的極致,總能釋放靈魂深處的野獸,他心中的野獸,是熱情狂嘯深處的寂寞物語。對他來說,語言與文字都是緊繃又糾纏的,他無法掌握,所以,只有用畫來說話。

席勒的人物畫,總是洋溢著難以抑制的掙扎與苦悶,透過遲疑凝重又糾結的線條,給人強烈的情緒震撼,也讓進雄產生了強烈的共鳴。他體會到,造形是為了表現情緒而存在,為抒發心欲而生,只要能夠表達情感,就算只用簡單的勾勒線條,仍會感動心靈。理解了這道理,他的畫就企圖走出追尋複雜技巧的寫實,朝向融合寫意的廣闊變形來發展。

「漠」,是遼闊又無拘的自由

少了父親溫柔的關懷與支持,讓進雄快速成熟,從凡事依賴的男孩,蛻變成自主負責的男人。1991年,獲頒中山扶輪社美術新人獎時,他還只是大二的學生。1995年取得退伍令的當天,就立即開始了教職。至今,仍然在教學的崗位上任勞任怨。

在零碎時間的夾縫中創作,讓進雄經常力不從心。站在畫布前,他發現最難的,就是直接表達出想像中的一些觀念。不斷掙扎躊躇,想畫,又經常不知如何下筆。後來,他發現克林姆細膩的拼貼技法,色彩是如此多變又炫爛,構圖是如此意境萬千,彷彿與自己多重角色的生活律動,產生了喜悅的共振。體會到了這點,進雄就可以隨心所欲地在自己的畫作中,加入細部的拼貼,添加異質的多媒材,藉此讓畫作產生空間感不斷擴張的效果。而,他的畫作風格,也開始有了多重形態並存的樣貌,一如他多重形態並存的生活。

「邊境」是寂、漠之間的過渡

寂、漠之間的邊境,是寧靜與自由之間的灰色地帶,是休息站、是轉渡口、更是創作的樂園。在不為外境所動的寧靜寂寞中創作,點點釋放成遼闊又無拘的廣漠自由,對進雄來說,寂、漠之間的邊境,只是完成作品片刻的當下。下一瞬間,思考就會如同打開潘朵拉的盒子,讓自己再度陷入焦慮與寂寞的深淵,直到展開新的創作旅程,才能緩解。

達比埃斯的創作,讓進雄發現,作品中難以言說的部份,正是藝術創作最重要且珍貴的地方。而,這部份,往往很難用具象來充分表達。從此,他也在創作中,加入厚實堆疊或刻痕撕裂的表現,並添加木屑、乾草、織品及現成物等等的多媒材,來強調空間的延展性。有了達比埃斯的啟發,進雄作品中難以言說的部份,終於有了充分表達的出口。

一直過得平凡順遂,卻在心靈中,埋藏一角不平凡的奇想異境,想透過創作來盡情傾訴。一幕幕自然詠嘆之心境、立體迷幻之夢境、生命堆疊之實境,都是進雄用心經營而收成的豐美果實。透過一張張嶄新風格的畫作,不難感受到他那股因自在而生的創作自信。

自然詠嘆之心境

悠閒的氣息與明媚的景致,總能放鬆不斷鎖緊的心靈發條。寫生,是進雄人生最初的雀躍,除了滿足繪畫的癮,還可以放鬆心靈。多年來,他經常在郊外騎單車,不時與觸動心靈的場景相遇,而他,總是默默地收藏在心底,直到感情發酵成熟,再將心境轉為畫境。


照片中身穿黑色衣服,看起來頗有氣質的那位,就是進雄老師


《父與子》,2007

《父與子》是一張構圖相當簡單的畫作。圖中,樹根旁邊,緊跟著幼小的小樹,在光影中,兩棵樹影的紋理緊緊相連,分不出彼此。而綠光中,色澤彷彿孔雀開屏的草地,竟是用飼養兔子的乾草黏貼上,再添加色彩的。養了寵物兔子,竟只相處了一個月就死亡,透過黏貼乾草的過程,表達了對寵物的傷情,也投射了對過世父親的懷念,對幼弱孩子的呵護之心。對親近自然的嚮往,對心境萬千感懷的詠嘆,他都透過畫境傳達了。



《家園》,2006

再卑微的生命,也應該有生存的權力。愛的表現,是無盡的承擔,是悉心的呵護。貓咪擁有孩子般無辜又委屈的神情,彷彿在控訴人間的無情。我們該如何回應?



《淡水夕照》,1992

早期的水彩作品,總習慣描繪寂寞的主題,陰暗的角落,記憶的殘景,不經意的殘跡。在幸福中成長且未經滄桑,讓他擁有溫柔慈悲的心性。



《生機處處》,1999

歷經一場天搖地動,林中樹滿是被摧折的痕跡。在看似絕望而死寂的荒原中,其實,綠意仍處處竄出,傳承不息。只要著眼希望,人生沒有荒原。


 《攬鏡自照》,2007

極簡的構圖,充滿禪意的擬人成畫。引人凝神驚嘆的水舞曼波,彷彿置身仙境的翠海彩葉碧波藍湖,清新得令人陶醉其中,戀上這樣的人生。


圖文轉載: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vivian82892-82892/ (邱燁漂流)



播放音樂:Matthew lien《before the war》

創作者介紹

☆。:゚ 愛芙羅黛蒂゚:。☆

grace77cb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邱進雄
  • 我好感動....................
  • 看到你感動,
    我心裡也覺得好溫暖....

    grace77cbb 於 2009/10/15 09:48 回覆

  • 邱進雄
  • 想當年在學校展出時,我們還在畫前合照呢!!你看還像是個小學生,還有你是怎麼知道我開畫展的呢??
  • 對呀~
    我記得那張喔...(畫得真好!)

    至於畫展......呵呵....這是秘密!

    PS.你的畫作我給好幾個友人看過,他們都覺得你很棒.

    grace77cbb 於 2009/10/15 09:48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